Elderly in Singapore - New Naratif

如何协助年长者达到基本生活水平

新加坡正面对着人口老化,还有年长者收入不稳定的双重问题。到目前为止,深入了解这些问题的一大挑战,是分析家无法明确,人们要达到基本生活水平的所需收入到底是多少。

为了解答这个问题,我们最近完成了一项针对年长者的研究,而研究采用的是一种叫做“基本收入标准(MIS)”的方法。研究发现,工资和公共措施可能都不足够。家庭在不断缩小的同时,年长者依赖孩子作为主要的收入来源将是不可持续的。我们需要重新反思年长者的收入保障问题。

人们所需的调查方法

我们可以通过多种方法了解人们所需的收入。其中一种方法是进行针对人们实际花费的民众调查。这类调查可以包括的人数固然比较多,但是人们的花费和需求是两个不同的概念。高收入家庭的花费经常远远超出于基本需求,而低收入家庭甚至可能需要减少例如食物的基本物品。

另外一个途径是询问专家,让他们告诉我们,人们在饮食和医疗等方面所需的是什么,然后把相应的费用加起来。可是这个方法的弊端是人们的真正需求,很多时候不局限于专业课题,真正的生活需求也必须反映社会的各种风土民情。去丧礼,多少礼金才算合理?过年过节招待亲朋戚友时,买节日食品的费用又应该是多少?

与民众调查和专家咨询对比,我们的研究包括的,是一系列由来自多种背景的普通市民所组成的焦点小组讨论。参与者的工作,是针对各种不同组合的年长者家庭的基本需求,做讨论并达到共识。之后,我们把这些需求清单,再按照实际的店铺价格,转换成为家庭预算案。按照这个方法所得到的预算案反映了风土民情,人们也可以针对任何一样物品,说明为什么在我们当今的社会里是需要的。这个方法已经在多个不同社会里有着冗长的研究历史。自2008年,也一直在英国被采用。

按照这个方法所得到的预算案反映了风土民情,人们也可以针对任何一样物品,说明为什么在我们当今的社会里是需要的

我们研究发现,如要满足基本生活水平,年满65岁单身年长者的每月需求是$1,379。而年满65岁的年长夫妇需要的则是S$2,351(US$1,733)。这个数目少于单身者需求一倍的原因,是因为家具、电器、和网络订费等费用都是可以分享的。

这个预算将允许年长者购买两房的政府组屋;家具与电器;厨房用具与食品材料;到外用餐;清洁用品;卫生间用品;公共交通卡;还有多种场合所需的衣着。这个预算也包括身体检查,家庭医生的看病费,还有例如切除白内障的一次性手术费用。预算也将允许年长者参加婚礼和生日会等社交活动。

从收入需求到收入途径

这类研究的调查结果是为了量化需求,而不是明确满足这些需求的途径。研究确定的是人们所需要的收入,但不假设收入的任何来源。但是一旦需求能被确定,这些预算案可以成为探讨年长者如何满足基本生活水平的一些基准。

收入可能来自家里人或慈善机构等非正式来源,也可能来自工作或者是各种经济辅助计划的公共来源。

在新加坡,许多年长者都依靠他们成年孩子的贡献作为生活费。作为互惠与扶老的一个举动,赡养年长的父母亲是可取的社会美德。可是在一个人口老化的社会里,未来的年长者将会有更少,甚至是没有孩子,所以依赖孩子作为主要的收入来源是不可持续的。

这类研究的调查结果是为了量化需求,而不是明确满足这些需求的途径

随着平均寿命的延长,更长的工作生涯也将是合理的。可是目前,年长工作人员的收入却是低靡的。许多的年长者选择工作是因为逼于无奈,其中三分之二更是被聘雇于最低收入的三类工作行业里。2017年,“清洁工、劳工和相关人员”所得到的中位每月收入是S$1,200(US$885),低于基本生活水平所需的S$1,379(US$1,017)。

渐进式薪金模式(Progressive Wage Model)是一项重要的保障。加上就业入息补助计划(Workfare Income Supplement,WIS),这两项措施一起实施时,能把清洁工和绿化员工的最低收入提高到刚刚满足基本生活水平的标准。可是,这种保障也属不稳定,并且措施也不包括其他的行业。

退休人员,单单依靠公积金也是不足够的。有能力满足基本存款(Basic Retirement Sum)的年长者从65岁开始,每个月可拿到$790,少于单身家庭预算的60%。实际上,目前的年长者们所得到的数目还要低,这是因为他们当年的工资与公积金缴交率都较低。2018年,年满65至69岁的年长者,每月平均拿到的是$450,而年满80至85岁的年长者,每月拿到的是S$220(US$162)。

对于需要现金援助的年长者,他们所参于的三项主要措施——社区关怀计划(ComCare Long Term Assistance),乐龄支援计划(Silver Support Scheme),和消费税补助券(GST Voucher Cash)——都得经过资产测查(means-tested)才可获得。这些措施每月一共能够提供的是$725,只能满足基本生活水平的一半。未来的年长者也都无法享受“建国一代配套”和“立国一代配套”所提供的额外补助。

时而,本地的慈善机构也为经济薄弱的家庭提供其他援助。可是,当所需援助来自多方时,其中需要的还有许多的资料提供,是否满足各种援助规则的考量,还有协调多方配合的种种代价。这些都是实施经济援助时所需要考虑的,而不能只是关注最终所支出的总额。

明确基本生活水平所能提供的,是一个透明并实质的标准,以便校对工资干预以至经济援助等公共计划的适宜水平。它也将允许我们,针对年长者为了满足收入保障而必须凑合多方收入来源的情况,作具体并有建设性的讨论。随着我们社会和经济的演变,我们需要更紧迫地确保所有人都能充足并可持续地满足他们的基本需求。

Bookmark (0)
ClosePlease login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