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莱的 LGBTQ 故事

Author: Zaina Abdul
Published:

Ros 平静无比地告诉我,“我昨天向父母出柜了,这大概是过去 15 年来,我第 8 次向他们出柜。”

Ros 是位同志,或是用他们比较喜欢的说法:他们是个 “超级同性恋” 。那是件他们在青少年时期就知道的事。Ros 这种 “一再出柜” 的情况,在文莱十分常见—在那个国度,任何非属异性恋常态的事物,都会遭到鄙视。Ros 的父母就和许多人一样,拒绝承认 Ros 的同性恋倾向。

文莱的 LGBTQ 故事,大多无法出现在民众眼前;书写成文字、受人颂赞的爱情故事,通常是男女之间的爱情。社群媒体红人通常处于异性恋关系之中,一位公开出柜的同志 DJ,则将 Instagram 帐号设为私密。

LGBTQ 的代表性和经验受到压抑,是结构性压迫的结果,由文莱立法人员和宗教精英,下渗至选择隐暪性向的个人,因为他们害怕出柜会引发负面冲击,这类负面冲击不单只是来自家人,也来自同侪和社会。

法律与规范:同性倾向不违法,违法的是⋯⋯

在文莱,身为同性恋技术上并不违法,但许多 LGBTQ 人士不敢表达他们的性倾向。

Salmah 表示,她希望可以公开说出自己是双性恋,但害怕内部安全部。她很惊讶地发现,身为双性恋其实并不违法;她一直不知道,违法的只有异性伴侣间的婚前性行为,以及同性伴侣间的性行为。文莱社会一直在投射 “身为酷儿即为错误” 的印象,因此,许多人会认为同性恋倾向本身就是种犯罪,并不令人意外。

就和其他前殖民地一样,文莱的《刑事法典》第 377 条承自英国统治时期。这条法律将任何男性之间的进入行为入罪化,若因为这种 “不自然的罪行” 被宣判有罪,可能得面临最高达 10 年的刑期和/或罚款。

Brunei - New Naratif
實施伊斯蘭刑事法典,使汶萊 LGBTQ 人士受到的待遇獲得國際媒體關注,但現實其實更加複雜。 Sun_Shine / Shutterstock.com

这项规范亦反映于新的伊斯兰刑法;这套法典的提出和实施,亦使文莱 LGBTQ 人士的待遇,受到国际媒体关注。伊斯兰刑事法典于 2013 年首度宣告,将通奸和鸡奸入罪,并以罚款、鞭刑或石刑处死作为惩罚;此外,它也禁止女性间的性行为。这些行为面临的惩罚,可能包括 4 万文莱元(约 29,903 美元、新台币 921,929 元)以下的罚款,或是 10 年以下刑期,加上 40 下鞭刑。目前,这套法典已进入实施阶段。

尽管定罪不易,仍造成影响

伊斯兰法典提出初期,国际媒体随即大力抨击这个通常不受全球新闻重视的国家,将文莱描绘为公开惩罚 LGBTQ 人士的国度,但现实其实更为复杂。

即使 377 条并未废除,但及至目前为止,都没有因刑法典或新伊斯兰刑法典鸡奸罪遭到起诉的已知案例。而在伊斯兰刑法典之下,证明异性及同性间的非法性行为亦非易事;行为发生之时要有 4 名男性证人在场才能定罪,而且录影无法做为证据。

“这类惩罚是种吓阻,而最具吓阻力的事物就是,让人害怕被逮的可能后果”

虽说定罪不易,但这样的法律只要存在,就有可能造成影响:The Brunei Project 创办人 Matthew Woolfe 透过电子邮件对《New Naratif》表示,“这类惩罚是种吓阻,而最具吓阻力的事物就是,让人害怕被逮的可能后果。”

没有起诉案例的另一个可能因素,即为社群的自身节制。Woolfe 解释,“一如文莱社会,文莱的 LGBTQ 社群比其他国家的更加保守、更加不显眼,也比较不会吸引注意。” 然而,在社群媒体中出柜的人愈来愈多,当局对待 LGBTQ 人士的方式,未来亦有可能改变,特别是在伊斯兰刑法典全面实施之后。

Woolfe 指出,目前已有 LGBTQ 人士因为变装而遭罚款(违反伊斯兰刑法典),让人担心 “当局未来会更严格执法,直接冲击文莱的 LGBTQ 人士。” 禁止更改官方文件中的性别,也使跨性别者的处境十分艰难。

法律界定有争议,社会关注度不足

纵有罚款案例,一位会在表演时穿上女装的知名喜剧演员,并未面临任何法律行动。这样的不一致之处,令人不禁质疑 “怎么样才算越界” 和 “由谁判定越界”。为何在日常生活中变装是违法,但在公开舞台上变装就是娱乐?

普遍缺乏关注和教育,亦是接纳的重大阻碍。Woolfe 表示,“除非本身就认识 LGBTQ 人士,大多数文莱人对于身为 LGBTQ 的意义,所知极为有限。原因在于,学校和社群都没有教育课程,也就无法协助民众了解多元化理念,以及不符特定角色所带来的挑战。”

严重污名化和高度不确定性之下,LGBTQ 人士想要找到对方,有时并不容易。有些人表示,他们会选择妥协,或是想办法绕过严格的性别社会常规。有些酷儿进入了异性婚姻;虽然大多数人可能是因为家族压力而结婚,有些婚姻则是出自同志男性和同志女性间的协议,以此维持获得社会接纳的表象。一位接受《New Naratif》访谈的女同性恋表示,她因为想要小孩而结婚,但出于相互理解,她和她和丈夫选择保持开放式关系。

恐惧,让人民不敢挑战权威

纵有诸多问题,文莱的 LGBTQ 议题极度缺乏行动和支持之声。这不见得只是忽视 LGBTQ 权益,而是反映了文莱的政治地景—因为恐惧,文莱人不敢开口发声和挑战权威。

这种戒慎之心,或许可以追溯至失败收场的 1962 年文莱暴乱:当时,反对文莱君主、也反对加入马来西亚联邦的反抗团体,袭击了警局、政府设施,以及生产石油的赛瑞亚镇。50 多年过后,这场暴乱在文莱仍然有如禁忌话题;民众觉得,公开讨论这段历史,可能会导致自己的忠诚遭到质疑。

纵有诸多问题,文莱的 LGBTQ 议题极度缺乏行动和支持之声。这不见得只是忽视 LGBTQ 权益,而是反映了文莱的政治地景—因为恐惧,文莱人不敢开口发声和挑战权威

禁忌亦延伸至针对政府和王室机构的一切批评,也有人因为贬损君主或批评宗教事务,遭到煽动叛乱罪起诉。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在《2018年世界自由调查报告》中,给予文莱的总分为 28 分(满分为 100 分,100 分代表最自由),并将文莱列为 “不自由” 。

Woolfe 表示,“这在文莱是非常真实的恐惧;民众不敢公开表达意见,甚至不敢提出发自内心的疑虑,因为大家认为被抓会引来负面后果。”

害怕负面后果,不是文莱人不愿开口的唯一因素。文莱是个富有的国家,拥有广大的石油和天然气田,政府也能为大多数民众提供舒适的生活:免费的健保和教育、燃料及特定食品补助、可负担国家住宅机制、贫穷及身心障碍福利。文莱人的大部分基本需求都能获得满足(还有许多额外福利),因此,许多文莱人选择不要惹事,并不令人意外。

因此,文莱缺乏致力于任何型式的人权(不只是 LGBTQ 权益)的官方或民间组织。不过,还是有一些小型的倡议和努力,利用较为隐晦、避免成为目标的方式,尝试说出文莱LGBTQ 人士的故事。

诉说个人经验,迈出平权一小步

Woolfe 对《New Naratif》表示,“文莱并没有提倡 LGBTQ 权益的正式组织或支持网络。此外,在设立正式组织的相关法律和规范之下,尝试建立这样的组织,也几乎必定会失败。

因此,社群媒体仍旧是主要的倡议管道。社群媒体可以为倡议者提供一定程度的保障,让他们在触及更广大的群众同时,也能保护自己的身份。”

过去几年,独立网路杂志《Songket Alliance》持续透过专栏 “Bruneian Me” 刊载文莱少数族群的故事。专栏中的部分故事,以及几则专栏之外的故事,也触及了文莱LGBTQ 人士的生活。

“我在主动寻求家人和宗教的接纳。我是同志,我是穆斯林,我可以存在于这个世界”

The Brunei Project 则是以 Facebook 为主要管道,致力于突显文莱的人权议题。它在 2018 年 3 月 8 日发表了 Khairul 的故事;Khairul 是一位希望获得文莱社会接纳的同志男性。

The Brunei Project 在贴文中写道,“与 Khairul 处境相似的人,也许正在接受自身性向,也许因为自我认同或自身感受而困惑;可惜,文莱目前实在缺乏这方面的支持服务。” 接着,The Brunei Project 也建议有需要的人,向新加坡的 LGBTQ 友善咨询服务 Oogachaga 寻求协助。

Songket Alliance 和 The Brunei Project 都没有公开提倡撤销法律或同性婚姻合法化,而是选择提供诉说个人经验的空间,展现 LGBTQ 人士身为人的那一面,以此做为第一步,促进文莱人的理解和同理。

到头来,接受《New Naratif》访谈的 LGBTQ 人士,最想要的就是做自己的自由,或许是向社会公开他们的性倾向,或许是与他们的信仰共处。

Ros 表示,“我在主动寻求家人和宗教的接纳。我是同志,我是穆斯林,我可以存在于这个世界。我的信仰非常坚定,但我的家人认为,同志倾向代表我不够虔诚。我的同志倾向,就是我在这个复杂世界的挣扎;知道这一点,也让我更加虔诚。”

编按:本文使用假名以保护当事人身分。

本文由换日线 Crossing翻译。

 

Zaina Abdul

Zaina Abdul is a Bruneian writer and feminist working on expanding sources of the people's narrative.

Now that you're here, we have a favour to ask...

Join our movement for a better Southeast Asia

New Naratif is a movement for democracy, freedom of information, and freedom of speech in Southeast Asia (see our manifesto). Our articles report on issues that are often overlooked or suppressed by the mainstream media in Southeast Asia. We are rely on our members for their support. Every cent of your membership fee goes to supporting our research, journalism, and community organisation activities. Your support enables us to be editorially independent and to conduct hard hitting independent research and journalism. It allows us to give a voice to the powerless and to hold the powerful accountable. Our members are active participants in our movement, helping us to create content and informing us about important issues, which shapes our coverage and content. Join our movement and let us, together, build a better Southeast Asia. Please subscribe to New Naratif—it’s just US$52/year (US$1/week) or US$5/month—and it only takes a minute. If you’d like to learn more, and read more articles, please start here! Thank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