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玛莱(音译)随着家人从柬埔寨西北地区来到泰国,20岁的她天天生活在恐惧之中。她奔波于泰国首都曼谷北部暖武里府的各个工地之间,过着漂泊无定的生活。

“我没有正规的雇主,没有正式的文件。我甚至不知道我接下来会去哪,我很担心自己会被遣送回国。”

泰国于2017年中期通过了一项皇家法令,对无证工人、其雇主以及经纪人处以高额罚款。虽然拟议的工人罚款最初高达近3,000美元并包括五年监禁,这项规定已在一项修正案中被废除。取代而之的是针对工人的1500美元以及针对雇主的3,000美元最高罚金。屡犯者将面临上限一年监禁和每名工人6000美元的罚款,以及雇主不可雇用移民工人的三年禁令。

该法律最初定于去年7月底执行。但是,在外来人口维权者和雇主的强烈抗议之下,政府给予了5个月的宽限期让外来无证人口进行登记,并随后将此期限延长至今年的6月底。

在泰国的无证柬埔寨移民

 严格来说,柬埔寨申请护照只需要100美元,但多名申请者表示自己支付了更多费用。迄今为止,申请者也只可能在首都申请到护照。因此农村省份的柬埔寨人必须自己安排旅程前往金边。另外,虽然政府已表示将在其他省份开设新的护照办理中心,但这方面的进展尚未明确。

最初,10岁的玛莱无法承担办理护照的漫长而昂贵的过程。在泰国,玛莱的案例并不属于少数。据人权组织估算,在7月份的镇压之前,国内大约有75万无证的常住柬埔寨工人。同时,根据柬埔寨劳工部的统计,去年总共有超过一百万柬埔寨人 – 无论有证与否 – 住在泰国。这个数字使得柬埔寨人口成为仅次于缅甸人口的泰国第二大移民群体。

然而,泰国和柬埔寨两国政府的官方人口统计却对此提供了相互矛盾的数据:泰国当局报告说,截至今年6月底,共有350,840名柬埔寨工人已正式登记。另一方面,柬埔寨当局却在先前表示只有少柬埔寨工人已接受登记。

“有时,我和其他人一起住在工地上并时刻需要躲避当局。我们非常害怕”

为了每天300泰铢(约合9美元)的收入,玛莱从早上7点开始工作,一直到晚上8点左右才能收工。 她告诉我们:“有时,我和其他人一起住在工地上并时刻需要躲避当局。我们非常害怕。”

在过去的一年中,其他有关于移民登记的问题也层出不穷。首先,没有护照的新移民必须前往柬埔寨大使馆申请泰国护照 (柬埔寨政府为这种情况做出了例外,允许此项操作)并提供泰国文件。然而,只有少数中心才可以登记或者获取此类文件。因此,移民人口需要长途跋涉才能抵达有效场所。

然而,巨大的人流量往往严重超出登记所的负荷。多名新移民人员,包括几位儿童在内,告诉新叙述他们需要连夜排队才能获得登记的机会。同时,人权组织也发现官方腐败行为在大使馆和登记所中十分猖獗,使登记成本变得更高。因此,成千上万的柬埔寨人、缅甸人和老挝人最终选择逃离边境返回家园而躲避泰国当局的追捕。若是他们遭到逮捕,之后遣返的过程也十分复杂:多名移民表示曾被边境两边的官员勒索。

尽管风险重重,但是受生计所迫的玛莱还是决定冒险留在泰国。同时,她对办理居留证件也没有抱有任何希望: “我听说,我需要有相当多的钱才能获得护照。而且,(现在去办理证件的话)我担心大使馆的官员会责怪我,甚至可能会把我驱逐回柬埔寨。可是我真的希望他们不要逮捕我……我会尽力留下来的。”

在过去一个月中,随时被逮捕的恐惧已成了柬埔寨劳工的家常便饭。宽限期截止后,泰国对无证移民进行了镇压,并在7月初的几天内驱逐了至少一千名柬埔寨人。

付款即是合法

路易克拉克大学的教授、全球南方移民专家玛丽安·拜兰德(音译)在一封电邮中对新叙述表示,此项法令起到了设想之外的负面效果。她说: “(泰国)新法令的主要影响是,工人们需要付出高额资金才能成为合法(居民),之后可能会承担更多债务。”

此看法的依据来自于拜兰德与一位缅甸工人的谈话。那位工人告诉她: “新法令的主要影响是减少我们的储蓄,每次我们需要文件的时候都必须付钱。而且这个过程又经常发生变化,所以我们经常需要付钱。”

泰国人权与发展基金会项目经理钟缇茶·唐沃拉莫康(音译)对此表示,许多工人为了支付注册费用,会向雇主借钱并用额外劳动还债。 “这种现象等同于债务质役,是一种人口贩运形式。”

 “(泰国)新法令的主要影响是,工人们需要付出高额资金才能成为合法(居民),之后可能会承担更多债务”

根据联合国当代奴隶制特别报告员厄尔米拉·布拉的2016年报告,债务质役是联合国“废除奴隶制公约”中所描述与奴役形式相似的四种做法之一,可归类为强迫劳动,甚至奴隶制。

她写道:“移民工人经常陷入债务束缚的境地。在出国以前,他们通过高利息贷款来支付招聘费或工作生活开销,或者从中间人那里获得预付款。他们到达目的国后,往往被迫在恶劣的条件下工作以偿还他们累积的债务。”

同时报告也指出:“在泰国,许多来自柬埔寨、老挝和缅甸的移民工人受诱骗在渔船上‘免费’工作。可一开始工作后,他们则被迫支付高额利率的招聘和通行费用。 ”

反人口贩卖政策是否适得其反?

 为了遏制人口贩运,泰国政府不仅发动了一系列针对无证移民的清理运动,在过去一年中也开始对贩运者进行更严格的制裁。这些举措将其在美国国务院2018年人口贩运报告中‘第2级监视列表’(Tier 2 Watchlist)中的地位提升至‘第2级’(Tier 2)。报告称,“政府在起诉和判决更多的贩运者,以及减少贩运案件的起诉时间方面展现出了更多的努力。”

然而,虽然在2017年内有更多的贩运者被定罪,同一时期内的受害者确认人数确较少:政府在2017年确认了445名贩运受害者,而2016年则有824名。在劳动人口贩运方面,这两个数目则更为悬殊:去年总报道出了119名受害者,而前年却有489名。因此,报告写道:“此现象意味着受害者很可能再次遭到贩运或者来自贩运者的报复,(这个问题)引起了非政府组织和专家的关注。”

可见,更严厉的执法并不一定意味着受害者已受到更好的保护。

大多为外来人口的建筑工人正步行前往曼谷的工地 Credit: Somphop Krittayaworagul / Shutterstock.com

拜兰德说,新法律的另一个缺点是,一些条款实际上使移民人口变得更加脆弱。 “在某些情况下,法律其实在创造它想要消除的东西”。她解释说,办护照和工作签证最简单的方法是让雇主先支付费用。之后,雇主往往会扣留工人的证件,直到债务还清为止。但是,随着新的法令的执行,扣留文件的行为会增加。

钟缇茶表示,(雇主)扣留证件的做法在法律上是不允许的。但更严格的外来人口政策已经迫使更多的雇主违反这一规定。她说: “有证件的工人数量可能远低于泰国经济对工人的实际需求。因此,拥有适当证件的工人对雇主来说是非常宝贵的。”

雇主雇用新移民工人的唯一合法途径就是办理通过‘谅解备忘录程序’ 。如果通过柬埔寨和泰国之间的经纪人办理手续的话,整个过程可能需要数月并花费数百美元。钟缇茶说,这样的情况增加了雇主对失去劳工的恐惧。因此,雇主宁愿冒着犯法的风险扣留证件,而避免失去员工或面临劳动力短缺的问题。

此外,新法令要求工人在特定的雇主和工作岗位上进行登记,如果他们从事的工作不在指定范围内,便很容易被驱逐出境。最后,拜兰德表示,在新法令给移民工人带来明显障碍的同时,其好处却模糊无形。她说:“虽然我们可以假设无证移民者获得合法身份后的工资会增加,但到目前为止,我并没有看到这样的证据。”

幸运的少数

在广大无证移民人口中,有少数是幸运的。 30岁的程昌(音译)自2011年以来一直在春武里府的一家蛋糕店工作。今年四月,他在雇主的帮助下获得了相关文件并成功登记。可是,有同于玛莱,他的收入并不算高,每天大概只能赚取250泰铢(约合7.50美元)。他说,食品和住宿的成本在过去一年中有所增加,但至少工资还足以偿还他家的债务,比回到柬埔寨的磅湛省做农民要好。 “以前,我没有足够的生存能力,生活非常紧张。我们吃得不够。”

尽管程昌没有受到镇压的直接影响,但还是目睹了周边的人的遭遇。他说:“我的朋友们一听说有关镇压的谣言就会离开。我的一些亲戚甚至在过境(回柬埔寨办证件)时被捕……现在他们受到了恐吓,已经没兴趣回来了。”

Leng Len 参与了此文章的报道工作。

Weiying Wu

Weiying is a freelance illustrator, translator and student journalist based in Singap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