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21日上午6时,一个名为汉姆(音译:Fathul Khoir Ham)的用户成员发现一位疑似窥探穆网军活动的“入侵者”,并怀疑其为印尼总统佐科·維多多的支持者,便要求穆斯林网络军新闻部(MCA News)的脸书成员对其进行攻击。

汉姆发表:“自上一次入侵事件已经有很长时间了。让我们积极举报吧”,并附加了该入侵者账户的链接。 随后,汉姆也在评论栏中写道:“请进入入侵者的围墙,“垃圾”并报举报账号 ”,并且提供了详细的操作教程。不久后,数十名穆斯林网络军新闻成员“赞”了汉姆的帖子,并表示自己已经按照指示完成了工作,但并没有更新账户是否真的遭到封闭的消息。

穆斯林网络军 (MCA) 被指控捏造虚伪新闻和仇恨言论来煽动宗教和种族分裂,助长了大众对印尼共产党 (PKI)、印尼华人和LGBT群体崛起的恐惧。

以上就是穆网军最常见的作案手法;拥有超过30万会员的穆网军新闻部仅是旗下的三个脸书团体之一。除外,穆网军还包括联穆网 ( 联合穆斯林网络军,United MCA) 和穆网军 212 ( 穆斯林网络军 212,MCA 212),分别拥有超过150,000和18,000名会员。这三个团体都声称捍卫伊斯兰教和穆斯林神职人员,可却充斥着主要针对佐科·維多多总统的反政府诽谤新闻,并经常以 “Dilan” 和 “Mukidi”(特指落伍和容易欺负的喜剧人物)称呼佐科,或宣示“除了佐科之外谁都行”(Anything but Jokowi:Asal Bukan Jokowi 或 ABJ)等话语。在互联网上,会员受指示攻击特定目标,其最终目的是关闭“敌人”的账户。

除此之外,穆网军被指控传播虚伪新闻和仇恨言论来煽动宗教和种族分裂,助长了大众对印尼共产党(PKI)[1]、印尼华人和同志群体(LGBT)起义的恐惧。经仔细观察,《新叙述》确认该团体涉及散布有关穆斯林神职人员遭到迫害的虚伪新闻和关于总统的诽谤内容。同时,印度尼西亚警方也证实了这一点,表示穆网军成员欺骗性地报告脸书帐户并恶意通过发送网络病毒来损害佐科支持者的的电子设备。

但脸书的举报系统并非单向操作。在汉姆发布“入侵者”帖子后的第二天,另一名为安南姆(音译:Fauzul Putra Anam)的管理员向该组织宣布,汉姆的账户已遭到袭击并被取缔,并将责任指向了“蝌蚪” (指的是佐科在总统府养的蝌蚪和青蛙宠物,现在被用作形容总统支持者的贬义词。)

这看似荒谬的网络行为反映出的是印尼政治竞争中令人不安的发展:政治的战场在网络和现实中无处不在,其中的玩家也都是隐藏深处的未知角色。

参军

《印尼媒体力量:寡头政治,公民与数字革命》(Media Power in Indonesia: Oligarchs, Citizens and the Digital Revolution)的作者罗斯塔塞尔(音译:Ross Tapsell)说道:“在印度尼西亚,在2017年雅加达州长选举之后,’新闻骗局’(’berita hoax’)的猖獗令人担忧,” “随着越来越多的印尼人转向社交媒体获取新闻讯息,政党和利益集团图通过这些平台影响读者是意料之内的事情。” 穆网军就是这样一个团体。

虽然联合穆网军是一个公开言论的开放团体,但加入穆网军新闻部和穆网军212的行列还是有点困难:有意参加的成员在获得管理员批准之前必须书写清真言(shahada)、宣称自己信仰伊斯兰教、发誓自己爱穆斯林神职人员以及 Habaib(先知穆罕默德的后代)。只有这样,成员才能真正成为“信仰的捍卫者”。

“如果这里有任何一名成员支持包庇“亵渎者”的政党总统和副总统,或支持解散群众组织法,请他主动离开这里。” 汉姆所写的这个帖子得了近3000多个“赞”。

“他们以社交媒体为中心策略,有效针对了那些长时间使用手机的用户”

在穆网军的书中,于2017年因侮辱伊斯兰教被判处两年监禁的前雅加达州长鍾萬學(Basuki“Ahok”Tjahaja Purnama) 等政治家都被称为“亵渎者”。同时,解散群众组织法2(Dissolution of Mass organisation:Peraturan Pemerintah Pengganti Undang-Undang 或Perppu Ormas)的支持者也遭到了强烈谴责。这是因为该法律出台后不久,政府便解散了强硬派穆斯林组织伊斯兰解放党——Hizbut Tahrir Indonesia(HTI),而穆网军成员将此举动理解为了一种政治攻击。 安南姆曾在一篇文章中声称:“HTI等社团组织的解散、穆斯林群体是受鍾萬學案所害”。

正如罗斯塔塞尔所释,这类型脸书群体的发展的反映了印尼更深层次的问题,例如大众对传统新闻媒体的不信任和身份认知的寻找:“大众思想和身份认知在社交媒体新闻的影响下可能会变得更加分化。 面书博客……采用一种新型的传播实践形式……他们以社交媒体为中心策略,有效针对了那些长时间使用手机的用户。“

钳制下前行

经过一周的观察,《新叙述》发现穆网军一切活动照常运作。虽然14民成员在2018年的二月被捕,穆网军还是在过去一个月内发布了大量帖子。逮捕行动过后,该组织的一名行政人员马里法图拉(音译:Muslimah Marifatullah)表示,被警方逮捕的人都是212示威行动3的抗议者,并声称穆网军成员为政治钳制的受害者。

马里法图拉在穆网军群组的帖中说道:“他们正在努力摆脱“亵渎者”的说法,他们是政府诽谤的受害者。我们必须意识到,警察是政府的政治工具,而警方不在穆斯林群体这一边,尤其是穆网军。“

Credit: MCA

在为本文进行研究时,《新叙述》发现多名MCA成员呼吁彼此攻击“入侵者”账户和佐科支持者的页面,并将其标记为“蝌蚪“或”骗子“帐户。据安南姆说,这样做的理由是因为“蝌蚪”页面助长了“亵渎者”的势力;删除他们的账户可防止他们发表异议。除外安南姆也证实,2018年2月被捕的那些人就是攻击或举报“渎神者”帐户而的穆网军成员。

“是的,他们是100%的穆网军成员,但不是机构的领导,也没有制造骗局。媒体和警方夸大了事实。”

从安南的角度来看,警方的行为反映出了明显的政治偏向。 “如果新闻有反政府倾向,那么它就会被当作骗局,” 安南解释说,印度尼西亚电子信息和交易法(UUITE)并不包括管辖脸书上帐户的举报。

他指责脸书上的一些支持政府的用户也同样骚扰穆斯林教士,可当局却视而不见。 “看看Ahoker粉丝,Poso Watch,Save Ahok等群组的成员,警方是否逮捕了他们呢?(而我们这里,)有多少人因不支持政府而遭羞辱,虐待和照片编辑?”

然而,这番话并非完全属实,除了最近被捕的前穆网军成员之外,还有几个不同的网络团体因涉及诽谤宗教领袖和政治人物而被捕。

穆斯林网络军和2019年总统特选

安南姆说穆网军新闻部的成立只是为了捍卫伊斯兰教,并没有任何政治倾向:“我国的法律是选择性的,所以我加入穆网军是为了捍卫我的宗教信仰。” 然而,穆网军的帖子中往往还是透露出对个人物和政党的支持。

比如,一位穆网军的管理员马赫赛尔奥迪(音译)曾在帖中宣布,对于2019年的总统选举,穆网军只会推荐来自“四个穆斯林党派”的候选人。

每个成员发送给穆网军新闻组的帖子必须先得到管理员的批准,之后几乎所有的讨论主题遵循相同的模式。《新叙述》观察发现,管理人员和穆网军新闻成员经常表示支持“Habib Rizieq 联盟”,一个疑似支持伊斯兰捍卫者阵线(FPI)领袖哈比·里兹克的群体。该领袖主张在全国实施伊斯兰教法,也是在2019年总统选举中佐柯的反对者之一。

管理员的重要角色

尽管“网络穆斯林”这个词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但安南姆表示,穆网军在2016年到2017年期进入活跃期,在“鍾萬學亵渎罪”示威等运动中捍卫了伊斯兰教思想,主要手段为消灭“亵渎性网络言辞”或“肮脏账户”。

但是,与广大群众相似,人权组织塞塔拉学会的主席,亨达迪(音译)认为,穆网军比其他类型的网络媒体更加可怕;它通过成千上万的会员传播谎言和仇恨言论,威胁了种族和宗教间的关系。他表示穆网军看起来更具意识形态的色彩,在印尼不同地区拥有数千个网络群体,因此它破坏力大于网络水军组织萨拉森(Saracen)4。

MCA比其他类型的网络媒体更加可怕;它通过成千上万的会员传播谎言和仇恨言论,威胁了种族和宗教之间的关系

虽然网络管理员有权利审批所有帖子,但穆网军新闻没有严格的组织结构。对话中,安南姆拒绝透露集团管理人员的数量,但表示他们分布在多个国家,而自己的脸书简介也显示个人住在曼谷。 “[其他管理员]只是看看成员花了多少时间来照顾这个团队,以及你的对抗和攻击力度有多强 – 就这些。”除外,他还称管理员没有报酬,并调侃道:“我连续15-18小时在网上执行任务,若真的有报酬的话,那我肯定已经很有钱了。”

最后,安南姆拒绝透露他是否在使用虚假账户,但曾经建议成员在批评政府时使用匿名账户。 “如果你想发表抗议,请使用匿名帐户。请记住,匿名意味着言论自由。” 亨达迪怀疑,穆网军散布谎言和仇恨言论的行为存在政治动机,如推翻某些政党等。他说,这种行为不仅威胁了印尼政治竞赛的公正性,而且还有损国家的统一和社会和睦。要解决这个问题并非易事。当局需要设立的特别工作组,并且得到个人和组织的配合,才能维持网络安全。

若您喜欢这篇文章,或者想要支持我们在东南亚地区的研究、访谈和报道等工作,那就快点 《新叙述》吧!每年只需US$52 (每周US$1)


1 该党于1966年被禁
2 由Jokowi政府于2017年发布,其目的为防止反潘查希拉(Pancasila)思想的扩散
3 212示威行动:2017年2月21日的示威活动,呼吁要求鍾萬學的监禁
4 一个因制造假新闻而于2017年被警方调查的机构

若您喜欢这篇文章,或者想要支持我们在东南亚地区的研究、访谈和报道等工作,那就快点订阅《新叙述》吧!—— 每年只需 US$52 (每周US$1)

Weiying Wu

Weiying is a freelance illustrator, translator and student journalist based in Singapore.